1. U乐娱乐官网是怎么篡位当上皇帝的?
      U乐娱乐官网是康熙皇帝的第四个儿子,没有当过太子。整个康熙朝只有康熙...
  2. 周瑜和小乔的爱情故事
    孙策与周瑜同年,都是少年英雄;大乔与小乔这对姊妹花同是江东国色。...
  3. 东汉开国名将——耿弇
      耿弇(yǎn)(3年-58年),字伯昭,汉族,挟风茂陵(今陕...

东汉开国名将——耿弇

2014-04-08 23:59:13 互联网  共有0人围观
  耿弇(yǎn)(3年-58年),字伯昭,汉族,挟风茂陵(今陕西省兴平市东北)人,东汉开国名将、军事家,云台二十八将第四位。耿弇自幼喜好兵事,后劝父投奔刘秀,被任命为偏将军,跟随刘秀平定河北。刘秀称帝后,耿弇封建威大将军、好畤侯。此后,耿弇败延岑、平齐鲁、攻陇右,为东汉的统一立下赫赫战功。建武十三年(37),耿弇辞去大将军职。永平元年(58),耿弇去世,谥号愍侯。  生平  耿弇的祖上原住巨鹿。汉武帝时,迁徙郡国吏民豪杰到茂凌,耿家遂以二千石官吏身份迁于此。其父耿况,字侠游,以明经为郎,与王莽堂弟王伋一起从安丘先生学习《老子》,后任朔调连率(上谷太守)。耿弇为其长子。耿弇年少好学,熟习父业。由于常看到郡尉考选骑士时建旗设鼓、肄习驰射的场面,由此好将帅之事。
  及王莽政权灭亡,更始帝立,派诸将攻略四方。将领们大都握有重权,擅作威福,动不动就撤换原来的郡守、县令。耿况本是王莽任命的,因而心存疑惧,不能自安。时耿弇二十一岁,见父亲为难,便自请进京上书,贡献方物,以求自固。  耿弇到宋子县(今河北省赵县东北),适逢王郎假冒汉成帝的儿子刘子舆在邯郸起兵。跟耿弇一起来的郡吏孙仓、韂包途中商议,要就近投靠王郎。耿弇手按宝剑,凛然说:“子舆(王郎)弊贼,卒为降虏耳。我至长安,与国家陈渔阳、上谷兵马之用,还出太原、代郡,反复数十日,归发突骑以辚乌合之觽,如摧枯折腐耳。观公等不识去就,族灭不久也”(《后汉书·耿弇列传》)。孙仓、卫包不听,归顺了王郎。  耿弇闻刘秀在卢奴(今河北定县),便昼夜兼行,前去拜见。刘秀将其留下,为门下吏。耿弇去见护军朱佑,提出要回上谷发兵,以定邯郸。刘秀笑说:“小儿曹乃有大意哉(小伙子居然有如此大志)”(《后汉书·耿弇列传》)!于是,几次召见他,厚加恩慰。耿弇便跟从刘秀北徇冀县。  邯郸王郎兵迫蓟县,刘秀准备南归,召手下将领商量方略。耿弇提出:“今兵从南来,不可南行。渔阳太守彭垄,公之邑人;上谷太守,即弇父也。发此两郡,控弦万骑,邯郸不足虑也”。刘秀的心腹官员皆不同意,说:“死尚南首,柰何北行入囊中?”刘秀指着耿弇说:“是我北道主人也”(《后汉书·耿弇列传》)。  时逢蓟县有人作乱,响应王郎,刘秀率兵仓卒南行,手下属官各各离散。耿弇逃回昌平,说服父亲耿况派寇恂到渔阳与彭宠定约,各发突骑二千,步兵千人。耿弇和景丹、寇恂以及渔阳郡将士合兵南下,沿途击杀王郎大将、九卿、校尉以下官吏四百多人,获得印绶一百二十五副,节杖二枚,斩杀敌军三万人,平定涿郡、中山、巨鹿、清河、河间等二十二县,在广阿见到了刘秀。当时,刘秀正在进击王郎,谣传上谷、渔阳二郡兵马为救王郎而来,部众都很担心。等到耿弇等人到刘秀营中拜见,人们才放下心来。刘秀大喜,说:“当与渔阳、上谷士大夫共此大功”(《后汉书·耿弇列传》)!当即任命他们为偏将军,仍然统率本部兵众。加封耿况为大将军、兴义侯,允许他自置偏裨。耿弇等人随军攻克邯郸。  更始帝见刘秀声威日盛,君臣疑虑。于是,派使者宣诏,立刘秀为萧王,让他罢兵,率领有功将领回长安;同时,派苗曾为幽州牧,韦顺为上谷太守,蔡充为渔阳太守,一起北行上任。  当时,刘秀在邯郸宫温明殿昼寝。耿弇到刘秀床前,对他说:“今更始失政,君臣淫乱,诸将擅命于畿内,贵戚纵横于都内。天子之命,不出城门,所在牧守,辄自迁易,百姓不知所从,士人莫敢自安, 虏掠财物,劫掠妇女,怀金玉者,至不生归。元元叩心,更思莽朝。又铜马﹑赤眉之属数十辈,辈数十百万,圣公不能办也。其败不久。公首事南阳,破百万之军; 今定河北,据天府之地。以义征伐,发号响应,天下可传檄而定。天下至重,不可令它姓得之。闻使者从西方来,欲罢兵,不可从也。今吏士死亡者多,弇愿归幽州, 益发精兵,以集大计”(《后汉书·耿弇列传》)。  刘秀听后大喜,当下任命他为大将军,和吴汉一起到幽州去调发所属十郡的兵力。耿弇到上谷,收斩韦顺、蔡充,吴汉杀掉苗曾,调发幽州兵马,引军南下,跟随刘秀击破铜马、高湖、赤眉、青犊等农民军,又追击尤来、大枪、五幡等部,直到元氏(常山郡治所,今河北元氏西北)。作战中,耿弇经常亲率精锐骑兵为先锋,敌兵当者避易,望风披靡。刘秀乘胜与敌战于顺水(今满城西北),敌兵危急,殊死作战,而汉军疲弊,于是大败,退驻范阳。休整几天后,兵气复振,正好敌军退兵,汉军鼓勇追击,连续作战,大破敌兵。刘秀回驻蓟县,又派耿弇与吴汉﹑景丹﹑盖延﹑朱佑﹑邳彤﹑耿纯﹑刘植﹑岑彭﹑祭遵﹑坚镡﹑王霸﹑陈俊﹑马武等十三名将领赶赴潞县东部追击敌军。在平谷,两军大战,汉军斩杀敌军一万三千多人,并乘胜在无终(今蓟县)、土垠(今丰润东),穷追猛打,直到俊靡(今遵化西北)。敌众溃散,进入辽西、辽东一带。  刘秀即位后,任命耿弇为建威大将军,与骠骑大将军景丹、强弩将军陈俊在敖仓攻刘茂(厌新将军)和延岑,皆破降之。  耿弇随光武帝到南阳舂陵,说出了自己的宏远计划,他要再次北上,调集上谷余兵,到渔阳平定彭宠,到涿郡攻灭张丰,然后回师,收降富平、获索等农民军,接着,东攻张步,平定齐地。光武帝见他志气可嘉,答应了他。  建武四年(28年),光武帝下诏令耿弇进攻渔阳。但这时,耿弇却有了顾虑。他认为,父亲正据守上谷,彭宠跟他有同功之谊,自己又没有兄弟在京城,倘若光武帝生疑,就不好办了。于是,不敢独自进兵,上书请求回洛阳。光武帝知其所想,下诏书抚慰:“将军出身举宗为国,所向陷敌,功暛尤着,何嫌何疑,而欲求征?且与王常共屯涿郡,勉思方略”(《后汉书·耿弇列传》)。  其父耿况听说此事,也不能自安,派耿弇的弟弟耿舒到洛阳侍奉皇帝,实际是当人质。后来,耿况、耿舒都参与了平定彭宠的战事,立有大功。  光武帝命耿弇与建义大将军朱佑、汉忠将军王常等击望都、故安西山农民军十余营,皆破之。建武五年(29年),光武帝又耿弇与吴汉攻打富平、获索农民军,二人在平原大破农民军,击降四万多人。  同年十月,耿弇奉诏进讨张步。他收集降卒,安排部曲,选派将士,率骑都尉刘歆、太山太守陈俊引兵东进。张步得知汉军来攻,立即派大将军费邑驻军历下(今山东历城县西南),并分兵屯据祝阿(今山东济南市长清区东北),此外,还在太山钟城(今山东禹城县东南)列营数十,严阵以待。耿弇渡河后,首先进攻祝阿。部队士气旺盛,早起攻城中午攻破。耿弇审度形势,故意围开一角,让城中士卒得以逃出,奔归钟城。钟城守军闻汉军势大,祝阿已破,恐惧异常,纷纷抛弃空营而去。  费邑派其弟弟费敢把守巨里(今章丘县西),耿弇驱兵进逼,派人多伐树木,扬言用来填塞坑堑,以便攻城。数日,有人从费邑那里投降过来,说费邑得知耿弇要攻巨里,正准备前来救援。耿弇大喜,命令部下迅速修治攻城器具,并公开命令各部,三日后全力进攻巨里城。接着,他暗暗放松对俘虏的看守,让他们有机会逃回。俘虏逃回,把军情报告费邑,费邑果然率领精兵三万赶赴巨里。耿弇见费邑中计,大喜,对诸将说:“吾所以修攻具者,欲诱致邑耳。今来,适其所求也”(《后汉书·耿弇列传》)。当下留下三千士兵牵制巨里,自己则率领精兵占据山脊山坡等有利地形,居高临下,阻击费邑,费邑大败被杀。耿弇砍其首级以示巨里城中。守军惊惧万分,费敢无法据守,只好率兵逃到张步驻军的地方。耿弇发兵攻打尚未平顺的营垒,连下四十多营,终于平定了济南。  当时,张步建都剧县(今寿光东南),闻济南失守,即命其弟张蓝率精兵二万守西安(今山东淄博市东北),另派诸郡太守合兵万人守临淄,相距四十里。耿弇进军画中(临淄西南),立营于敌两城之间。经过调查,耿弇发现,西安城小,却坚固难攻,张蓝的兵也精锐善战;临淄城大,却易被攻破。于是,下令给部下将校,整顿军旅,五日后攻西安。张蓝闻知此讯,日夜严守城池,不敢懈怠,到五日那天半夜时分,耿弇命令将士饱餐战饭,乘夜进军临淄。护军荀梁等人提出应该先攻西安。耿弇说:“不然。西安闻吾欲攻之,日夜为备;临淄出不意而至,必惊扰,吾攻之一日必拔。拔临淄即西安孤,张蓝与步隔绝,必复亡去,所谓击一而得二者也。 若先攻西安,不卒下,顿兵坚城,死伤必多。纵能拔之,蓝引军还奔临淄,并兵合埶,观人虚实,吾深入敌地,后无转输,旬之闲,不战而困。诸君之言,未见其宜”(《后汉书·耿弇列传》)。遂攻临淄,半日而攻占其城,张蓝闻知,大惊失色,率部众逃归剧城。  1 2   下一页 尾页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

U乐娱乐官网